Arthur Hayes 博文:我所认识的三箭资本
2022-07-01 15:57:00

当前这轮熊市是我经历的第三轮熊市了,虽然有时候感觉是在重播,但是每一次都能有所收获。每个人的收获都有所不同,但如果你倾向于聆听主流金融媒体,那么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被灌输了错误的观点。主流媒体服务于传统金融,他们会用尽一切机会来嘲笑加密货币这场经济/社会实验,趾高气昂地宣称,加密货币毫无价值。当然,作为加密货币行业的坚定信仰者,我将试图纠正来自他们的那些恶意抨击。

本文,我将以三箭资本(3AC)的传奇故事为视角,通过它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应该从当前的熊市中获得的真正见解。请注意,虽然我个人认识 Su Zhu 和 Kyle Davies(3AC的负责人),但除了公开报道的内容外,我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我打算利用我对加密货币、金融服务和常识的了解,从 TerraUSD 和 Luna 的内爆开始,找出我认为导致其崩溃的原因。

3AC 的倒闭本身并不引人注目。一个以前成功执行无聊但收益稳定的套利策略的对冲基金,决定使用杠杆来加速回报,并付出了代价。使用借来的资金来玩 UST 的套利交易为他们判了死刑。

但是,使 3AC 违约影响如此之大的是,它在许多最大的中心化加密货币借贷业务中炸出了一个鲸鲨大小的洞。由于 3AC 贷款的损失,这些贷款业务中有许多已经封锁了客户资金,基本上处于无力偿还的状态。信贷从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中撤出,造成了比特币、以太坊和整个山寨币市场的普遍崩溃,没有一个币能幸免于难。

但很多媒体没有提到的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借贷公司/平台都有 3AC 的风险敞口,但只有中心化的借贷公司集体倒闭了,而去中心化的借贷公司则清算了抵押品,在运营中也没有出现问题。用 3AC 的故事作为画布,让我给你画一幅画,说明为什么比特币和以太坊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以及这对加密货币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香港

不过,在我们深入了解之前,首先让我们快速地回顾一下,以便更好地了解 3AC 的负责人 Su Zhu 和 Kyle Davies 是如何走向辉煌的。

他们于 2008 年大学毕业,与我同年,并在随后的某个时间作为传统金融银行/做市商的雇员来到亚太地区。

香港、新加坡和东京的投资银行界是非常紧密的。虽然我直到许多年后才直接认识他们(当我们都进入加密货币时),但我们有相邻的朋友圈。第一次在新加坡的一家餐厅见到 Kyle 时,我发誓我以前在香港的一个聚会上见过他。

我从未与 Kyle 有过任何交易,他曾在瑞士信贷工作过一段时间,但我确实与 Su 进行过交易,当时他在 FlowTraders 担任做市商。作为德意志银行亚太地区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业务的首席做市商,我在香港和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为大型 ETF 产品套件发布买入/卖出报价。我经常犯错,经常输钱给他们。Su 是 FlowTraders 的专业人士之一,他让我每天都保持警惕。Su 在 FlowTraders 工作后,又在德意志银行工作了一段时间。

- 未来财经